4008-888-888
9490489@qq.com

我读《道德经》:得宠和受辱,为什么都让人惊慌失措?

古文今译:什么叫做得宠和受辱都感到惊慌失措?得宠仍是下等的,得到恩惠感到心惊不安,失去恩惠也觉惊恐慌乱,这就叫做得宠和受辱都感到惊慌失措。

我的理解:无论是得宠还是受辱,本质上并无不同,都是对人的尊严的挫伤,被剥夺了人格的独立与完整。

在得宠者心里,觉得这是一份意外的殊荣,既然已经得到了,比如各种好处、利益或位置,又战战兢兢的担心再失去,所以在施恩的人面前诚惶诚恐,曲意逢迎,说话都没了底气,因而自我的人格尊严无形地萎缩下去。

因此,一个重视自己身体的人,不可为物情所累,而困扰于世俗的宠辱,因此而生起得失之心。不经受别人的赐予,那么在任何人面前都可以傲然而立,保持自己独立而完整的人格。

古文今译:什么叫做重视身体好像重视大患一样?我所以有大患,乃是因为我有这个身体,如果没有这个身体,我会有什么大患呢?

我的理解:也就是说,“身”是一切的根源,我有大患是因为我有这个身体,所以防大患,应先“贵身”,即重视自己的身体。

一般来说,外患的由来都在于“为目”,就是人们对各种声色货利的贪求。如果“贵身”,自然就可减除许多外患。“文明其精神,野蛮其体魄”,就是要让我们强身健体,才能不惧风雨!

《庄子》中有一句话:“虽富贵,不以养伤身;虽贫贱,不以利累形。”说的是,人处富贵中时,不以养而伤害自己。相反地,人在贫贱之时,就要为生活而赚钱,可也不能过分的劳累,而损害自己的身体。

古文今译:所以能够以贵身的态度去为天下,才可以把天下寄托给他;以爱身的态度去为天下,才可以把天下委托给他。

我的理解:就是说,一个优秀的领导者,首要在于“贵身”,能够不以宠辱荣患损易其身,不求声色货利,不胡作妄为,才可以担负重任。比如,这可以看一个人能否担任公司的重要岗位。

在生活中,一个连自己身体都不爱惜的人,通常都是有问题的。不把自己当回事,又怎么会把别人当回事呢?这样的人所处位置越高,很可能对民众的伤害就越大。

所以,能把天下看作和自己身体一样贵重,以爱己之心,来爱惜天下的民众,这样的领导才可以把天下委托给他。

用经典智慧,驾驭现实生活中的困惑和难题,你有什么更好的想法吗?欢迎留言交流,我们一起学习经典!

2014-2018 深圳市佳为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粤ICP120325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