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8-888-888
9490489@qq.com

「百位专家谈中国制度」优化行政区划设置 提升中心城市核心引擎作用

编者按: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系统总结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13个方面显著优势,全面回答了在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上应该“坚持和巩固什么、完善和发展什么”这个重大政治问题。“经国序民,正其制度”,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:“我们说坚定制度自信,不是要固步自封,而是要不断革除体制机制弊端,让我们的制度成熟而持久。”

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究竟“优”在哪里?要做到在守正中创新、在创新中守正,还应如何固根基、扬优势、补短板、强弱项?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百位专家谈中国制度》,特邀百位专家纵论优势、聚焦发展。今天(14日)播出《优化行政区划设置 提升中心城市核心引擎作用》,解读专家: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席王战。

十九届四中全会的《决定》提出“优化行政区划设置,提高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综合承载和资源优化配置能力,实行扁平化管理,形成高效率组织体系”。这是新时代一项全新的任务,是针对我国城镇化发展现状提出的符合我国国情的城市发展战略。

十九届四中全会《决定》提出“优化行政区划设置,提高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综合承载和资源优化配置能力”。四中全会文件为什么要聚焦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发展问题,体现了怎样的发展新思维?

王战:中央把优化行政区划配置的问题提出来,本身就是提升国家治理能力的重大举措。四中全会文件非常准确、非常清楚地描述了国家治理、城市治理和基层之间的逻辑关系。我们原来的城市治理是通过行政区划来实现的。到了今天,我们市场发展有很多方面的生产要素流动已经超越了行政区划,不能完全按照行政区划配置。如果完全按照行政区划配置,那我们这个市场经济很可能就变成条块状的市场经济、割裂的市场经济。中央关注到了这个问题,要进行有效配置。中央将长三角一体化提升为国家战略,本身就有在这方面做的探索。

王战:四中全会把这个问题提到国家治理的高度来认识,相信我们将会有更实质性的突破。城市群是围绕着其中的一个中心城市转的。中国的城市化道路,可以通过城市群的办法有效地解决。这也是四中全会在提出国家治理现代化当中,关于城市治理专门提出的一些具体要求,关键是中心城市的发展必须带动周边城市的发展。

王战:目前,我们的轨道交通是不完整的。比如北京、上海中心城区有比较完整的轨道交通,但郊轨不完整,城市之间的城际铁路也不完整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我们今天的城市群是不完整的城市群。另外比如社保、医保是否能够跨行政区域?信息化对应于中心城市和城市群就是智慧城市,它的形态更多的是扁平化。四中全会特别强调了以人民为中心,整个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不是以程序为中心,是以人民为中心设置程序,政府还有大量的事情要做。

《决定》提出的“优化行政区划设置”这个精神,其实早有实践。近年来,全国大中城市纷纷通过优化行政区划实现城市发展的扩容提质。但通过优化行政区划设置,打破区域行政壁垒——知易行难,具体该怎么做?

王战:扩区的问题要因地制宜,不能“一刀切”。浦东新区就是扩区,当时上海受制于中心城区面积太小,没有空间去发展,浦东新区为上海提供了很大的发展空间。杭州围着西湖转,后来面向钱塘江,余杭和萧山进去后,经济又发展了。扩区提质问题对于区域高质量发展是必需的,但是要因地制宜。

随着《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》正式公布,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粤港澳大湾区三大城市群的发展规划都已出炉。城市发展进入新阶段,该如何因地制宜地推进不同等级城市的发展呢?

王战:中国在东部地区具有形成城市群的条件,还有很多基础设施建设、轨道交通的配套问题,政策上的配套要做。在中部地区,我们重点突出的应该是城市带,可以把城市带看做是城市群战略的一种形态。比如,长株潭实际上是一个城市带,河南开封、郑州、洛阳也是一个城市带。在西部我认为更重要的,城市的发育程度达不到建城市群,充分把大城市建设好,形成一个都市圈。比如,在新疆乌鲁木齐和周边的石河子等几个小城市可以形成一个都市圈。

1949年末,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只有10.64%。2018年末,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59.58%。

近年来,城市间的联系日益紧密,以城市群为主体的城镇化格局不断优化。“十三五”规划纲要列出了19个城市群,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、成渝、长江中游等城市群以10.4%的国土面积,集聚了40%左右的人口,创造了超过一半的国内生产总值。2018年末,我国城市个数达672个。其中,大城市成为推动地区和国家经济增长的“原动力”。2019年,全国有17个城市GDP跨过万亿元台阶,这17个城市经济总量在全国占比超过30%。大城市的快速发展又带动城市群的形成和壮大。(记者吴善阳)

2014-2018 深圳市佳为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粤ICP12032518